我国地方煤企按下混改“快进键”

发布时间:2019-11-29 15:00    来源:中国煤炭资源网
 

关键词:混改 地方煤企

摘要: “整体改制上市,是国有企业混改的最佳通道。去年10月,根据安徽省批准的整体改制上市方案,淮河能源控股集团宣布成立。目前,整体上市已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力争明年进入资本市场。”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淮河能源集团董事长孔祥喜围绕上市筹备工作,向媒体通报最新进展。

  “整体改制上市,是国有企业混改的最佳通道。去年10月,根据安徽省批准的整体改制上市方案,淮河能源控股集团宣布成立。目前,整体上市已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力争明年进入资本市场。”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淮河能源集团董事长孔祥喜围绕上市筹备工作,向媒体通报最新进展。

  当日,新组建的“淮河能源”现场揭牌,标志着具有百年历史的淮南煤矿正式更名,距离上市之路又近一步。记者了解到,明年若能如期上市,该集团将成为我国首家整体上市的国有煤企,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更可为整个行业提供借鉴。

  打破制度壁垒,促进国有与非国有资本企业的相互融合、双赢发展——淮河能源率先试水,这是煤企混改的一个缩影。作为备受资本市场关注的领域之一,多地煤企改革行动不断。但同时,国资一股独大、集而不团、大而不强等现象依然存在。结合经验教训,如何混?怎么改?来自企业、行业的人士向记者表达了观点。

  既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也将触及利益格局调整

  据了解,国企国资改革的主要途径,包括集团资产整体上市、专业化重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及运营公司等方向。淮河能源为何选择难度较大的整体改制上市?

  孔祥喜表示,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负担也在加重,仅融资余额就接近千亿元,负债率约为83%。“此时再靠举债发展的道路已经行不通,壮大实体企业、进入资本市场,金融和实业两条腿走路,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之选。”

  除了整体上市,淮河能源还推出组织管控模式调整、人力资源薪酬改革等深层次改造。孔祥喜透露,早在2016年,集团便启动上市筹备,相继完成地产证券化、国有划拨土地作价增资、市场化债转股等重要工作。待上市后,企业90%以上的资产将实现证券化。“这些改革没有一件容易的事,既要解决大量历史遗留问题,又将触及利益格局调整的矛盾。然而,只有把这些事情做成,才能真正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同样大刀阔斧的还有山西焦煤集团。作为山西省首个拉开混改大幕的企业,该集团于2017年底率先公布混改方案,提出引导二级公司推进混改、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例如,由其联合日照港股份等5家企业、斥资10亿元成立的日照炼焦煤储配基地,明年底有望竣工。这是我国首个大型炼焦煤基地,也是山西焦煤、乃至山西混改的重点示范,在选择股东、股比设计、管理结构等方面均作出新尝试。

  记者了解到,山东、辽宁、河北等多地煤企,也纷纷向社会资本抛出“橄榄枝”。或探索“国有资源+民营机制”的新模式,或以增资扩股、员工持股等方式展开合作,或鼓励公司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国有煤企正处于改革转型发展期,大到产权改革、体制改革等,小到用工、人事、分配改革等,需要改革的事项头绪多、集中度高。只有坚定不移推进改革,才能除旧布新,扫除阻碍发展的旧思想、旧机制。”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如是说。

  重点破解国资一股独大、转变管理模式等难题

  混改成绩有之,瓶颈也有之。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股权结构单一、国资一股独大的难题由来已久,值得优先关注。

  以七大煤企集中的山西为例,光大证券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当地省属22家国有企业中,有19家是国有独资;18家省属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省属国企持股平均比例达到44.18%。截至今年8月,七大煤企的国资持股比例仍均超过50%,其中3家更为国有独资。

  山西省公共服务与社会资本合作促进会理事长常锦全进一步表示,在A股上市公司中,山西七大煤企旗下的上市公司有13家,实际控制人也都是山西省国资委。“山西曾长期依赖煤炭产业,导致经济发展规模单一,经济布局严重不平衡。对于新产业新模式的探索,大多停留在理论层面,实质性探索很少,因而短期内对于国有煤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成效甚微,急需探索新方法、新路子。”

  身为亲历者,孔祥喜还看到转变管理模式的重要性。“未来竞争,关键就看谁的管理更好、谁的机制更灵活、谁的改革更到位。淮河能源作为传统国有企业,这些年产业结构虽发生很大变化,但管理模式、分配方式没有根本改变,现已成为制约发展的瓶颈。”

  牛克洪也指出,在兼并重组等背景下,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一个集团资产规模或达千亿、万亿,集团管理层级可能分为四五级,甚至多级法人结构,员工数量也在增加。“但目前,大多数煤炭集团公司仍在探索有效的管控模式,集而不团、大而不强等问题突出。”

  例如,不少大型煤企是由矿务局治理模式转变而来,名称虽已改为“公司”,但因绝大多为国有独资企业,工厂治理习性依旧存在。再如,很多大型煤企的“条”“块”体制混浊,治理的权责边界、要件事项和运行程序不够清晰,更谈不上治理规范、顺达。“治理体制和治理方式是大型煤企建设的一个重要课题,能否妥善解决,对混改成效有着直接影响。”牛克洪称。

  聚焦主业 “我们不可能包打天下”

  11月22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提出,将尽快制定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明确提出改革的新目标、时间表、路线图。借此机遇,煤企如何“改”得更好?

  牛克洪提出,混改应抓住三大“要件”。首先是产权改革,重点加快企业产权改革,实现产权结构多元化;优化资产结构,保持合理企业负债率。其次是人员改革,着重从精减冗员、提高效率上入手,通过改革达到管理、生产人员结构合理,素质提升,机制灵活,激励到位,工作高效。第三是机制改革,通过企业组织体制、管理制度、管理方法和工作流程等改革创新,塑造一个既能适应市场竞争需要,又能激发企业生机与活力的经营机制。

  “国有煤企经济规模大、业务板块多、管理层级多,可按照‘一点、一线、多层面’的思路创新。一点,即明确企业的总体功能定位点;一线是围绕一条产业线,寻找、培育和创造价值增长源;多层面则包括‘上层’战略决策、‘中层’市场运营、‘下层’降本提效等功能。”牛克洪称。

  明确“一点”,这也得到孔祥喜的赞同。他认为,在推进混改的同时,煤企也要聚焦主业、集中力量,不能盲目跟风。进入不熟悉的领域,最后连主业都丢了是得不偿失。“赚钱的行业很多,而企业的人力、物力、材料有限,我们不可能包打天下。发展需要一定的规模支撑,但这个规模必须有益,有规模、无效益的‘虚胖’经济不健康,风险也很大。”

  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王茂盛也称,以煤炭主业和优质辅业上市为重点,山西焦煤今年将有新的突破。“混改要在重点上突破。注重混改质量,聚焦重点领域,稳妥有序推进,不能为了混改而混改。引入合作伙伴必须谨慎选择,确保混改见到实效,实现放大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提高项目竞争力的目的。”

(责编:)

相关新闻

辛国斌:智能制造要真刀真枪解决实际问题

12月12日,2019中国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大会暨联盟会员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出席会议并讲话,他指出,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在发展智能制造中要发挥先锋队和排头兵作用,聚焦细分行业、面向中小企业,脚踏实地提高自身能力,真刀真枪解决实际问题。

博评网